我做了一個夢 夢見由於EICAR的課業太困難
所以我登記了另一個學校
不過他接受我的條件是要我回台灣再唸一年的語言學校

在語言學校的第一天
由於我是新生  所以晚了一點進教室
修女給了我一把開教室門的鑰匙
課堂上很無趣
下了課我就馬上回到宿舍去了
可是我發現鑰匙還在我的口袋裡
所以我又跑回去教室那裡
發現有一堆人被關在教室門外進不去
我趕快到辦公室把鑰匙給修女  請她趕快把門打開
她卻淡淡的跟我說: "在那麼多不耐煩的人面前去開門  我覺得很丟臉  不急"
我說: "我歸還鑰匙是為了自我負責  您卻害怕丟臉  這是什麼道理?"
她說: "我不知道"
我說: "我也不知道"

我走出辦公室   看著PU操場  不懂為什麼一切是那麼封閉
好像回到台灣高中被校園高牆閉關到下午五點的那個時候

於是我就醒了
感到非常孤獨   還有對目前生活的不確定性感到茫然
自從來到法國   每每剛開始適應新生活  就又得面對變遷
在Dijon時  很清楚自己要到巴黎來
可是來到巴黎後   卻又不再知道自己要往何處去

Couchi跟我說學校生活讓我充滿壓力
他會盡全力的幫我理解課堂上的課程
加上第一次期考   我的成績對他來說已經很不錯
我實在不需要有想要放棄的念頭
更不要害怕變遷
因為這都是成長的一部分

向我解釋一大堆之後
他很嚴肅的問了一個讓我發笑的問題:
"你回台灣居然沒有跟我說?! 你居然沒有夢到我? 這是什麼爛夢?!"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tteb1002 的頭像
ytteb1002

Le riz et la pomme de terre

ytteb1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